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中国将于本世纪中叶前成为“制造业超级大国”?

2015-09-18 09:30
flinay
关注

  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周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称,中国经济目前有下行压力,但缓中趋稳、稳中向好、稳中有难,机遇大于挑战。

  从2014年11月至今,中国央行已四度降息、两度降准。2015年8月货币供应M2同比增长13.3%,高于数月前预期的12%年增长率。而与过去中国的货币和宏观经济政策相比,尚可称“没有超发货币,没搞大规模强刺激”了。

  同样在8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环比增长0.53%,同比则实际增长6.1%。但8月官方生产价格指数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环比却降了0.8%,同比则降了5.9%,领先指数PPI下滑显示实体经济需求仍然疲惫。

  中国1月至8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和环比分别增长了10.8%和0.86%;物价指数CPI则分别涨了0.5%和2.0%。这些数据显示,新增的流动性容易流向资产市场,而不是工业生产部门。当前中国的私人市场投资信心较易被激活,在一定程度上也带旺了消费,这估计也是中国政府亦乐观其成的。

  数据也显示,中国经济的通货紧缩威胁已告减缓,但资产泡沫危机却严重,虚拟经济泡沫又会反过来严重地干扰实体经济的发展。估计年内双降空间缩小,财政政策将扮演极的角色。

  基于当前中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生产要素投入的稳定增长和生产力提升,中国制造业的全球分额完全可能进一步增加。约7%的年经济增长并不会让中国在几年间成为一个富国,它却完全有能力在本世纪中叶前成为世界制造业的“超级大国”。这也是我在从前的一些文章中提到的。

  在服务业迅速发展的今天,国内产业结构将会发生变化,主要是第三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的上升。在这种形势下,保持乃至增加中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至关重要,那也是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崛起的历程,甚至可视之为国民经济和民族发展的生命线。

  在人类社会工业化以后,各大国兴衰几乎无不与其制造业占全球比重有关,一些曾过度依赖服务业发展和资产价格上升的新兴经济体增长却终究无以为继。

  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着挑战和机遇。在未能作长远预测的情况下,我会视当前面临的挑战与中长期机遇并存。至于机遇主要植根于经济体工农业产出的能力。而正是由于有了这个能力,中国才会避开中等收入陷阱。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