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创业:原来是一次次不曾错过的“偶遇”

2015-10-23 17:06
路过的码农
关注

 ——从3D打印设备经销商到3D打印首饰创造者

  《环球财经》特约、“無二定制”联合创始人 任怡舟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杭州姑娘,很多人看到我的第一眼,会觉得与现在自己正在从事的“零库存线上首饰定制”行业还搭的。当我告诉他们,一年多前我经常还需要穿着安全鞋、戴着安全帽,去测试、维修3D打印大型设备时,他们都会大吃一惊,很少有人能够把这样的场景与我联系起来。

  没错儿,那就是两年多前的我。那时,我还在和我的联合创始人周子贺,作为美国3D Systems(全球最大的3D打印机生产商)在中国最年轻的经销商,天南地北地跑工厂、跑市场。有过辉煌的喜悦——作为把3D打印引入天津的第一人,成功地赚取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也有过挫折的沮丧——因为对市场评估不足,我们在起初的成功后很快就陷入后继乏力的状态。

  从大型的3D打印经销商,到精巧的3D打印首饰设计者,这样产品体积对比强烈的转换,有时想起来让自己都觉得忍俊不禁。也正是在这样的“从巨到微”的转变中,我们找到了眼前的奋斗目标、未来的发展方向。

  偶遇周子贺

  【我和周子贺家庭背景不同、性格不同、能力不同,像两个极端,却正互补】

  与3D打印结缘,要归功于我在美国DePauw文理学院的学弟周子贺。我比他早一年入校。美国DePauw文理学院文理兼修,理科生出身的我,却对艺术更感兴趣。我的正经专业是数学,辅修计算机和工商管理。但我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放在兼职和读艺术这两个更有意思的事情上。我一个学期修1.5倍-2倍的课程,多出来的那些就是艺术和人文。四年下来,我以旁听、冬季夏季课程、项目制等各种方式,修完了艺术专业所需的所有课程。毕业时,我接近满绩毕业,放弃了名校的研究生录取,选择回国创业父母是不太认同的。

  实话说,回国创业的念头,源于收获了周子贺这样一个创业伙伴。我和周子贺家庭背景不同、性格不同、能力不同,像两个极端,他的新生入学也是我引导的,但是在财商方面,他是我的指导老师。

  一入校,我就发现周子贺与其他的同龄人不一样。作为学姐,我带着新生去参观校园,了解学校的风土人情,大部分人都用好奇的眼光来熟悉眼前的新环境。但周子贺不是,参观完宿舍后,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些家具都旧了,该换了,于是开始研究学校配套家具的牌子和价格;——后来我才了解到,周子贺的祖上是天津巨贾,在高中的时候他就曾休学过一年,帮助家族打理生意,还参与了数个五星酒店千万级的装潢设计。

  周子贺做事的风格是说干就干。他不知从哪查到学校正好有一个五年计划,有一位校友捐了一大笔钱,拟用来翻新校舍购置家具。周子贺上心了,他真的让国内厂家寄来了全套家具画册,价格表,整理了休学期间的负责过的设计项目,准备了礼品,分别把校长和主管财政的副校长约出来喝咖啡询问招标的事宜,毛遂自荐。后来我们才知道,以我们当时的签证,是没有资格参加投标的,但是周子贺敏锐的商业触觉和老练的为人处世,让我刮目相看。

  偶遇3D打印

  【在“喜大普奔”的开头过后,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路走得会那么坎坷】

  大三那年,有一次,《纽约时报》刊载了有关3D打印的报道。3D打印技术其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已出现,但直到2005年ZCorp公司研制成功市场上首个高清晰彩色3D打印机后,3D打印才开始渐渐走入应用的市场。2010年11月世界上第一辆由3D打印机打印而成的汽车Urbee问世,引发了市场对3D打印的追捧。周子贺也因此对这项号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技术开始感兴趣。

  那一阵子,他研读了大量的行业报告,以各种身份给国内的3D打印从业者做了一遍cold call(向潜在主顾打的冷不防电话)了解第一手行情。当了解到这项技术在中国才刚刚起步时,周子贺觉得机会来了。经过做外贸的亲戚的指点,我们打算奔赴行业展会去与厂家取得沟通。

  我们一查,正好有一个3D打印的展会即将在纽约举行,全球三大3D打印巨头都将出席。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就从格林卡斯特勒奔了过去。?我们最终成为3D Systems在中国华北地区第一个正式授权的代理商,并借着政策鼓励新技术引进的东风协助华北地区最大的3D打印工业设备展厅的建立。这给我们开了个好头,周子贺也再一次“休学”回国。在随后的一年中,我们的工作就是推销设备。美国对设备经销商的管理非常严格,要求必须有相应的工程师资质,作为理科生的我一咬牙,去了香港,和一帮30来岁的大老爷们一起参加培训。终于,我也会拆装机器了,我拿到证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可我们这事正好相反,在“喜大普奔”的开头过后,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路走得会那么坎坷。在摸爬滚打却屡屡碰壁后,我们才发现一开始估算出来的市场容量,其实是不准确的。比如,3D打印设备属于耐用消耗品,可使用五年以上,且市场需求量有限,所以设备的销售市场本身很容易饱和。而本应有稳定重复购买的耗材,却因本身技术含量不高、其他耗材商压价或“山寨”产品的挤压,也销量不佳。再比如,在3D打印之前,厂家是通过模具厂去合作生产自己想要的产品,这些业务都已经形成非常牢固的上下游关系,现在我们要切断这种联系,用新技术设备取代原有制造方式,事实上就是砸了别人的饭碗,因此,我们的推销之路前进得异常艰难,一年多下来,终究没卖出几台。这一年多中,我们了解了工业生产的各个环节,参加了无数个经销商会议,查阅了各种行业报告,最终明白了,发现3D打印在大多数工业环节是作为一个辅助验证环节出现的,以我们缺乏厚度的资历和人脉,去做2B(面对厂商)难度太大,不如在广袤的个人市场(2C)中寻找出路。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