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专访汽车工程大亨迈克尔富勒:当汽车制造遇上3D打印

  迈克尔·富勒(MichaelFuller)在最高级别的赛车比赛做了10多年的工程师。在F1的工作经验让他想到了一个潜在的赚钱点子:用3D打印做一个热交换器,其重量将是现有的一半。热交换器——一种要么使热量进入设备的某部,要么使热量散发出来的仪器,不仅对于汽车业来说很重要,对于航空业、化学制造业和制冷业等无数其他行业来说也很有意义。当你想要达到某一速度或把一些东西运上太空,关键部件的重量减半可是件大事儿,可见富勒的设计可谓是变革性的。这一发明的市场容量也许会令你大吃一惊:到2020年,热交换器产业预计能有200亿美元左右的价值。

  对于富勒来说,热交换器只是个开始。他把自己的公司ConfluxTechnology视为我们造东西的道路上一个更大的革新的一部分。他的公司为开拓者们提供围绕3D打印新技术方面的帮助,这能使大型工程项目中重要部件的组装不再需要外包给第三世界国家去完成。这样一来,关键部件和技术标准都可以就近送达。他预见说,制造业的基础将会更小、更快、更具活性,性能上是我们现如今的上百倍。

  当然啦,人们谈论3D打印的潜能已经谈了一段时间了。前些日子富勒也曾说,F1用3D打印这一技术来做样机研究,后来用来生产一些小部件。更进一步的制造目前还不太可能,毕竟现在的科技水平还不能够满足表面公差和抗张强度的需求。但在过去的1年里,他强调,3D打印已经发展得足够成熟了。相关的企业要当心了。

  近期我与他的对话,就是围绕着他对于制造业未来的设想是如何产生来展开的。

  你小时候知道自己长大了想做什么吗?

  我小时候,父亲总带我和弟弟去卡丁车跑道。没多久我就意识到,我不会成为下一个埃尔顿·塞纳(AyrtonSenna,译者注:传奇赛车手,曾经于1988年、1990年、1991年三度夺取F1世界冠军),但我仍很爱赛车,所以就总跟大家说我要做一个造赛车的。这样过了差不多两年,我父亲让我坐下来并告诉我说,要么行动,要么闭嘴。他帮我打了草稿,并帮我把信寄给了每一位F1的老板,信上写道:“嗨,我叫迈克尔·富勒,现居澳大利亚,今年12岁了。如果我想要在F1工作,我该做些什么准备呢?”令我震惊的是,我竟收到了一些回复。

  迈克尔·富勒,ConfluxTechnology创始人

  13岁开始,我在当地的一家赛车队做志愿者。我做些清扫、照看轮胎的工作,并很快决定我不要做技工。这使我决心要成为F1高级工程师,也让我明确了我需要在大学学什么专业——当然,也让我在中学时要做的选择简单了起来。现在看来,那真是完美,因为在大家都在摇摆不定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知道是为什么。这种清晰度带给我一种难以置信的目的性。这让我能够忍受学习微分学的痛苦。想法或许有些模糊……但是目标一直都是做赛车。

  F1SA07,超级亚久里F1车队在2007年F1赛季的赛车(Flickr/nhayashida)F1SA07,超级亚久里F1车队在2007年F1赛季的赛车(Flickr/nhayashida)

  F1这个行业是怎样的呢?

  对赛车业来说它是尖峰,也是革新的温床。这意味着事情的变动非常迅速。比如说过去,F1做刹车散热管是这么一个流程:空气动力学家会提出一个概念和模型,把它给到设计师,他们会用CAD给它塑型。之后模型制作者会制作一个模型并放进风洞。工程师对成果进行检验,之后会回到模型设计师环节,他可能会在模型两旁各做五次修改来做测试。这意味着模型制作者现在有10个版本要建模,而且这些模型都要被认真检查,确保在第二次进风洞做检测时是精确无误的。某种意义上来讲,大概比赛之前4周,研发环节就得停止,然后说:“好了,我们可以就用那项设计了。”这是因为碳纤维复合材料刹车散热管有60多个部分的工具组件;制造全尺寸的汽车零部件时,复杂度是非常高的。所以你可以想象造一辆F1赛车的整个流程有多复杂了吧。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